Chapter 21(1 / 2)

甄漫和傅璟予兩人拍照默契,攝影師沒有多加指引,他們就能完成得格外好,不由得讓攝影師生出了些甜蜜cp的姿勢,脫口而出,讓他們臨時拍一張互唯冰糖葫蘆的照片。

此話一出,攝像棚內安靜了許久,小希蹙眉,這麼快就要綁定cp,對於甄漫來說很是不利,傅璟予是一個人來,並沒有助理或者什麼經紀人,隊裡怎麼那麼隨意。

甄漫一聽,臉紅了,幸而她在工作中還是有幾分神智,她下意識地去尋找小希的身影,像這種情況下,她不好拒絕,隻能找小希出麵了。

可惜,她算好了小希,算好了自己,卻沒有算好傅璟予的反應。

傅璟予完全沒有明白攝影師拍這樣的海報想做什麼,還處於攝影師下達怎樣的指令,他就做。

他把糖葫蘆放在了甄漫的嘴巴,動作很是流暢,一點都不變扭,大大方方的,工作人員卻為他捏了把汗。

天呐,傅璟予太厲害了,他難道不知道甄漫是不會接受這樣的要求的,你讓她下不來台,她的團隊會讓你混不下去。

這也是為何甄漫性子隨和,但圈內很少人敢惹她的原因。

“吃。”傅璟予挑眉說。

甄漫默默地把垂在身側的糖葫蘆舉了起來,手抖得厲害,她橫下心,不顧小希鐵青的臉色,閉著眼睛,一戳就戳在了傅璟予的鼻子上,糖葫蘆正好對著他的鼻孔。

全場一陣爆笑,攝影師放下手中的相機,撓了撓頭,猶豫著要不要解釋下動作要領,林導見了,過來打圓場,“好了,這組時間已經到了,彆讓下一組的藝人等急了。”

傅璟予退了一步,目光似乎有點冷,掃了甄漫的手一下,乾脆地轉身離開。

甄漫悵然若失地望著他決絕離去的背影,左手向前伸,好似要抓住他的衣服,想要解釋,卻又覺得蒼白無力。

頹然的她走到了角落裡專屬於她的休息凳子,小希見她心情不好,替她倒了杯溫水。她一口氣喝到底,又討了一杯,足足喝了三杯,這才說不喝了,肚子已經微微鼓起來了,幸而穿的不是緊身衣服,要不就難看了。

“我好像得罪他了。”甄漫低語著,“他剛才離開時看我的眼神,好冷。跟冬天我們頂樓上刮的北風一樣冷。”

小希阻止她再說下去,打斷:“我們要去卸妝了。”她拖著甄漫起身,到換衣間裡去換衣服,甄漫磨著走。

甄漫心情有點糟糕,在眾目睽睽下拒絕了偶像的變相示好,“小希,你說他會不會生氣?”

兩人在走廊上走,周圍沒有人,小希停下腳步,兩人麵對麵,她歎了口氣,“不要想那些事了,都是過去的了,你現在先卸妝吧。”

甄漫執著地眼神盯著小希,不依不饒地想讓小希說出自己的想法,小希歎氣:“我又不是傅璟予,你問我,我哪裡知道他會不會生氣。不過,若是我是男子,被人這樣掃了麵子,即使不會生氣,現在也不想見到你。”

“太尷尬了。”小希知道,她若是不直白地說,甄漫是不會放過她的。

甄漫蠕動了下嘴唇,“那,我改怎麼做?”

小希上前抱了抱甄漫,安慰她:“他若是生氣,那也是他不了解這個圈子,在這個圈子,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你還沒有能力改變這個圈子的規則,你隻能適應,他也隻能去適應才能夠生存下去。你不要想太多了,他總會懂的。”

“走,卸妝去。”小希拉著甄漫去化妝間,每次甄漫工作後,她都會十分緊張地盯著她卸妝,實在是甄漫的皮膚狀態非常重要,她手裡還有一個護膚品的代言,若是皮膚狀態不好,正好被拍到,上了新聞,那就糟糕了,護膚品公司肯定要來詢問了。

進入化妝間,化妝師手裡拿著化妝棉,在上麵倒滿了卸妝水,甄漫閉上眼坐下,化妝師幾下一抹,就把她的妝卸的乾乾淨淨。

甄漫的毛孔很細膩,膚色本身就白皙,從小到大就這樣,據說是當時甄漫媽媽在懷甄漫的時候天天喝牛奶,這才讓甄漫膚質如此之好。

化妝師心裡感歎,甄漫這皮膚真好,到底還是年輕啊。

此時工作人員敲門進來,甄漫側臉望去,來人手裡拿著糖葫蘆,甄漫暗淡地看著他,“漫姐,林導讓我把這糖葫蘆給你,這是你們剛才拍海報時用的。”

小希忙走過去,順手接過來,感激地說:“謝謝你,辛苦了。”她邊說邊引著工作人員往外走,手裡拿著糖葫蘆。

送走了工作人員,小希對著手裡的糖葫蘆聳了聳肩,拐了幾個彎,找到了垃圾桶,糖葫蘆一個都沒吃,還真是可惜,但也隻能扔掉了,她怕她帶進去後,甄漫會忍不住痛哭流涕,到時候她該如何解釋甄漫這反複的情緒?

小希拍了拍手,推開化妝間,甄漫正拖著腮幫著,神遊中,小希上前拍了她一把,“走了,回去。”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