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1 / 2)

甄漫感覺前麵有一道饑渴的目光盯著她,熊熊燃燒的目光,讓她覺得頭皮有點發燙,她微微抬頭,見小希長大嘴巴,無聲地說:“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我要吃肉!!!”那是她最為真切的呐喊之聲,甄漫被打敗了。

閉了閉眼睛,覺得有這樣的助理,她第一次感覺到丟臉,她對不起傅璟予啊。

她伸手輕輕揪了下他的衣角,用蚊子一般的聲音說:“不好意思,我的助理想要吃肉。”甄漫硬著頭皮,說了一遍。

車內馬達的聲音,再加上甄漫真的聲音太小了,導致傅璟予不是故意逗弄她,而是真的沒有聽到。

“你說什麼?”傅璟予低下頭,臉離她的臉隻有五厘米遠,她能夠看清他臉上的毛孔,和毛孔上細細的絨毛。

“我助理說她要吃肉。”甄漫大了點聲說,臉開始緋紅,不是因為害羞,是因為羞愧啊。

傅璟予這次算是聽到了,隻是覺得她的反應很有趣,故意捉弄她,假裝沒有聽到,“啊,你說什麼?沒聽到,太小聲了,大點聲。”

甄漫此時真的覺得到了極限了,她眼圈開始有點發紅了,這是急的,她豁出去了,大聲嚷著:“我助理說要吃肉!!”她這話一出,隻聽前麵撲通一聲,小希腳一軟,身子一斜,滑了下去。

她是想吃肉,但是小漫不用說這麼大聲吧。

甄漫抬起臉,這張臉真的是巴掌臉,傅璟予很想用自己的手掌去比一比,到底是他的手掌大還是她的臉大。

看著她眼圈有點紅,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心揪了一下,有點疼,莫名地疼了,他自己也搞不明白。

“好,我們去吃肉。”傅璟予現在隻想著,甄漫現在讓他做什麼事情,他都會答應,即使再困難,他都能眼睛不眨一下,接受她的要求。

他去了家葷素都有的餐館,在郊外,正好離國家隊並不遠,他完全可以吃完東西,直接回隊裡。

這家餐館他和隊友們放假或者請假也來吃過,比較安全健康,不過他還是不吃肉。

甄漫陪著他吃一些素菜,而小希和司機則高高興興地結伴吃了很多肉。

她和傅璟予是第三次麵對麵坐著吃飯了,兩人似乎都保持了一貫的安靜,不像小希,吃一口,說一句,嘰嘰喳喳,都是小希的笑聲。

甄漫胃口很小,隻吃了小半碗的米飯,傅璟予飯量大,甄漫都有點不好意思,她覺得她吃得太少了,每次陪他吃飯都吃那麼少,說不定他會以為她不喜歡跟他吃飯,所以飯量才會減少。

“我本來吃的量就不多,不是可以減肥,也不是......”甄漫停頓了下,抬頭看傅璟予有沒有在聽她說話,卻見傅璟予眼神深邃地望著她。

她的心多跳了幾下,嘴巴微張著,話斷了一半,竟忘了接下去說。

“也不是什麼?”傅璟予提醒她話還沒有說完,也在告訴她,他有在聽她說話。

“也不是不喜歡跟你一起吃飯。”甄漫呐呐地接著解釋完整。

傅璟予大口大口吃飯,沒有回答,甄漫的心揪住了,是不是她自作多情了,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索性就這麼晾著?

她為何總是如此不會把握分寸?

她其實有有點埋怨自己的,在傅璟予麵前的她,總是失常,和媒體麵前的她不一樣,她為什麼總是這麼卑微,這麼懦弱,她應該和媒體麵前的她一樣,那樣高冷才是甄漫啊,她到底把自己丟失在了什麼地方?

這麼一想,她的頭垂得更低了。

傅璟予吃完碗裡的飯,喝了口水,這才開口說:“那我能夠理解成為,你喜歡和我一起吃飯麼?”

甄漫猛地抬頭,愣愣地看著他,好似他說的是其他她聽不懂的語言,他在說什麼?總覺得他剛才說出來的話好羞人啊。

“你說什麼?”甄漫艱難地問,她的嘴巴有點乾澀,聲音莫名帶了幾絲沙啞,在傅璟予耳朵裡聽來,卻是帶了幾分的誘惑之意。

傅璟予雙手交叉,放在桌麵上,身體挺得筆直,一字一頓地說:“我剛才說,我能夠理解成為,你喜歡和我一起吃飯麼?”

她沒有聽錯,他確實是說出了她的心聲,或者說一半的心聲,她該怎麼回答?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