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1 / 2)

小希等了好久,以為車子熄火了,等了老半天,都不見司機下車去看看發動機,她這才覺得不對勁,

“這車怎麼還不走?你不餓啊?還是覺得一大早打扮了那麼久,就出場了個十分鐘,等播出的時候說不定不到三分鐘,你覺得虧本了,想在這裡多坐一會?”

小希打趣地說著玩笑話,其實對於藝人來說,有可能為了趕一個通告,在上麵錄了兩個小時,結果往電視上一播,也就才半個小時,甚至有些打醬油的,隻有幾個鏡頭飛快地掃過去。

甄漫可以算是年輕藝人當中的老藝人了,自然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受到打擊,或者內心不舒服。

“等一會,我在等一個人。”甄漫小聲說,她抬了抬眼皮,臉微微泛著紅暈,她其實有時候在想,會不會是她自己自作多情,想多了,根本他就沒有讓她等他呢?

可是他的嘴型真的好像。以前她拍了一部電影,演的裡麵的女配就是聾啞人,她為了能夠更好地演出裡麵的□□,還特意去學了唇語,也去感受了聾啞人的世界。

她覺得她沒有弄錯。

小希敲打著桌椅的把手,發出清脆的聲音,她拿起手表,伸到了甄漫的麵前,“你瞅瞅,你瞅瞅,這都等了半個多小時了,你要知道,你的時間是用金錢堆積起來的,即使沒有安排工作,也都是錢好麼,求你上點心,我們快點回去歇著吧,彆等了,說不定他忘記了。而且他也不會從這裡過來的,他過來的時候肯定有自己停車的地方。”

“他若是過來了,那也是要遭到彆人跟蹤的,為了你好,他肯定不會過來。”小希的言下之意就是說傅璟予並不是為了她好,反而是害了她,讓她在這裡乾巴巴地等著。

甄漫小聲哀求,她不死心,“再等十五分鐘,好不好?十五分鐘,若是他不來,我們就開車走人。”

看著甄漫哀求的模樣,小希暗自歎了一口氣,這個傻妞,在愛情麵前,你已經先輸了,以後該怎麼辦?若是傅璟予真的和你交往,以後卻不能和你在一起,你會不會萬念俱灰?

小希突然有了一個使命感,她要好好保護甄漫,讓她不受到任何傷害。

十分鐘過去了,甄漫的臉色開始變得灰白,唇都沒了唇色,甄漫有點委屈,她也覺得自己太蠢了,似乎一廂情願。

還剩三分鐘,停車場門口還是沒有看到傅璟予的身影,甄漫閉了閉眼睛,她死心了,他不會過來了。

小希的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在無聲地安慰著她,為她打氣加油,似乎在說,沒有什麼大不了,隻是被放鴿子而已,又不是表白被拒。

甄漫苦笑了,她雖然沒談過戀愛,不懂得什麼叫愛,但是她有第六感,女人的第六感一直都很準,如果他這次沒有過來,也就是在告訴她,他對她沒有多大興趣,甚至於,她對於他來說,就是可有可無的。

在最後兩分鐘,甄漫本想要放棄了,突然,從停車場不遠處竄出來一人,他壓低著帽子,快速地往車邊來,到了車門前,敲了敲,小希為他開了門,他一貓腰就上來了,坐在了甄漫前麵的座位。

傅璟予拿下帽子,露出潔白的牙齒,笑著問:“等急了吧?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為了繞開他們,廢了一些勁兒,我的車在前麵被他們追著,我特意抄小路跑了回來,剛才還在想,若是你有工作等不及了,我又沒帶手機出來,連現金都沒帶,是不是得自己走回去。”

“幸好你還在,還在等我。”

甄漫熱淚盈眶,頷首,憋著不讓眼睛裡的淚流出來,“嗯,我等你,我們說好了的。”

“是,說好了的。”傅璟予堅定地說。

甄漫平穩了自己的情緒後才問傅璟予,“你剛才用的唇語,你就不怕我看不懂麼?”

傅璟予輕輕一笑,帶著一絲肯定,“我知道你演過一部電影,裡麵是聾啞人,聽說你還特意去學了唇語,所以我就賭一把,你看,我賭贏了。”

她也跟著笑了,他賭贏了,她沒有讓他輸。

“你最近要參加比賽麼?要準備訓練了麼?”甄漫也得知最近他們好像要開始準備集訓了,時間非常緊張,從下旬開始。

傅璟予嗬嗬一笑,胸有成竹,“對,要開始集訓了,不過你若是要過去看我們練習也可以的。”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