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chapter9(1 / 2)

甄漫紅著耳朵,低垂著頭,手裡捧著熱氣騰騰的水杯,不用被蒸汽熏就已經紅了臉,潤得跟聖誕節平安夜裡的紅蘋果一個樣兒。

傅璟予不緊張,對著小粉絲,他其實很有偶像派頭,隻是兩人單獨相處,怎麼看怎麼怪。他現在新家什麼都沒有,想打亂下氛圍,給她一顆糖果都不行。

哦,他這裡有一間活動室,裡麵早已經安放好了乒乓球桌,難道教她打乒乓球?

可是她今天的打扮有點不太合適啊。

不是運動服不好,而是材質有點薄,質地有點透,顏色有點淺,怎麼現在的運動服都如此偷工減料?

他真心看不下去了,不行,下次可不能讓自己的粉絲這麼受罪,隊裡合作商的運動服不錯,看她的樣子,應該穿的小號,下次等合作商再過來,出錢幫忙買一套好了。

她的皮膚嫩白,穿粉點的顏色一定好看,嘴唇跟果凍一樣,讓他想起了小時候在小賣鋪裡賣的晶瑩剔透的小果凍,很是誘惑人,隻是當時家裡管得嚴,也就過年過節的時候才能揣著壓歲錢過去買一個嘗嘗。

甄漫無所事事地把水杯貼在唇上,喝了一口,冷靜了一會,兩人一個站著,一個坐著,在外人看來,還以為兩小情侶鬨矛盾了。

搬家公司的人在這時打來了電話,小區的安保工作很周到,傅璟予隻能親自下樓去領著搬家公司的人進來。

看著傅璟予消失離去的背影,甄漫鬆了口氣,吐了吐舌頭,快速掃了周圍一眼,踮起腳尖,趁機溜了回去。

小希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嘴裡哼著京劇名段《新女駙馬》,手裡拿著吃了一半的糖果,打著節拍,瞅見甄漫進來,嚇了一跳。

“你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會是被人趕出來的吧?你做了什麼事?偷藏了他的內褲?還是往他家裡安裝攝像頭了?”不是小希想太多,而是瘋狂粉絲的甄漫就應該乾得出這種事,她之所以沒乾出來,絕對不是良心發現,而是因為設備不齊全,時機不對。

甄漫扯著嘴巴,苦苦地笑了笑,揪著小希,滿臉緊張地問:“怎麼辦?我不知道在他那裡該做什麼?我說要過去幫他打掃,可是他說不用了。我在他那裡喝了一小口的水。”

“然後你就跑過來了?”

“不是,他下樓帶搬家公司的人上來,我就過來求你支個招。”甄漫覺得還是對著視頻裡的傅璟予她會比較輕鬆。

小希聳了聳肩,她又沒有追星過,哪裡知道該怎麼辦?

“俗話說,投其所好,他最喜歡什麼,你就跟他聊什麼。”小希想起了以往公司裡某個前輩,自稱閱遍天下無敵手,經過見過的女人無數,揣摩女人心就跟兒戲一樣,泡妞一個一個準,在她麵前得瑟過他的秘訣:投其所好。

甄漫頷首,細細一想,夢姐跟其他合作夥伴談生意的時候,也是利益共贏,實現最大化,合作夥伴,自然是愛錢了。

至於傅璟予,他肯定最喜歡乒乓球了,或者是比賽?

我跟他談談觀後感?甄漫越想越覺得問小希沒有錯,滿意地轉身走人。

小希嘴裡吐出了糖渣,默默吐出一句話:“隻是那個前輩,到現在快四十歲了,都還沒有結婚,也不知道他這話到底是真是假。”

心急的甄漫並沒有聽到這句話。

甄漫偷偷溜了進去,拍了拍胸脯,還好沒耽誤太多時間,傅璟予還沒上來,她乖乖地坐到了原來的位置上,整個就是一擺設。

搬家公司的人搬著家具進來,沒有看到她,出去的時候,都是歪著頭出去的。

天呐,甄漫竟然在這裡!!她跟傅璟予是什麼關係?難道這是兩人的愛巢?!各種緋聞默默在他們心裡湧出,兩人的愛恨情仇大戲已經開始上映。

甄漫盯著他們奇怪的眼神,等他們臨出門,才反應過來,腦海中出現幾個大字“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必有貓膩”。

她,她是清白的啊,她必須解釋。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