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陰邪(1 / 2)

狩獵傳 城不二 1310 字 4个月前

秋,有風。殘陽如血,蕭瑟如刀。

石渡村口,男女老少熙熙攘攘。

青石板路上,一字排開五具屍體。

每一名死者都是頭顱被洞穿,筷子大的豁口至後腦勺穿過。。暗紅色的血跡早已經乾涸,凝結在豁口邊緣,和枯草般的亂發膠著在一起,引來嗡嗡作響的綠頭蒼蠅。每一具屍體都仿佛被吸乾了全身血液,外表就隻剩下一層皮包裹著骨頭一般嗎,眼眶是一片空洞。

年輕的村長將麻繩結實紮在自己腰間,麵色青白的對周圍幾個獵人囑咐。

“隻要我喊出任何聲響,你們就往回拉。”

其中最精壯的獵人,說道:“要不村長還是我來吧”

周圍的村民一一應道“是啊村長,大威身強力壯,如果遇到危險也好跑啊”

村長目光掃過周圍村民,在一雙雙擔憂的目光中深吸一口氣,說:“我是村長,我就應該以身作則,身先士卒,我雖然武藝不精但我可是大城來的人,保命手段還是有的”說罷不等村民門的勸阻走入村外濃霧中。

第七個了……

人群中,陳不凡看著村長的身影消失在村外伸手不見五指的詭異霧氣中,不由得微微一歎。

穿越這個世界已經數月了。

起初陳不凡以為是這隻是普通的古代世界,無法是村民門會些武功罷了,但隨著了解越來越深,卻發現貌似這個世界還有著另一幕。

每年入秋,除了石渡村這樣的人類棲息地以外,這片大地都會被不知起於何處的詭異濃霧漸漸籠罩。

危險充斥大地,人一旦踏入迷霧之中,九死無生!

而今年,情況似乎更為嚴重了。

石渡村五個身懷武藝的獵人,昨日出村狩獵,卻隻有一人逃了回來。

渾身浴血,麵容扭曲,形成一抹極其詭異猙獰的表情,不似人類。的大喊著:村神活了,村神活了……

眼看要跑進村時,其身體卻開始燃起熊熊烈火,燒了足足半個時辰,方才化為灰燼,中途村民提水滅火卻毫無作用

村神廟,離石渡村不過百米地,平素村民多有祭拜,敬畏有加。

但從昨天開始,往日寄托著各種美好信仰的地方,卻成了籠罩清河村的夢魘,談之色變。

是妖魔作怪嗎?

陳不凡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那些莫可名狀的東西,他一個在科技為核心的世界長大的人,世界觀儼然不知不覺的崩塌!

而且陳不凡在靈魂還沒有穿越過來這邊時,父母便早已經在多年前去世了。

至於怎麼死的,前身也無從知曉,靠著村民門的接濟才勉強過活下來

啊!!

突然,一聲高亢的慘叫聲在村外的濃霧中響起,聯係村長的麻繩更是猛的繃緊,好似正被某種未知存在大力拉扯。

出事了!

陳不凡眉頭一緊。

尖厲刺耳的聲音響徹,高亢回旋,前世今生,他都未曾聽過如此慘烈恐懼的聲音,難以想象那村長到底是遭遇了什麼。

“不好!”

身邊的大威臉色狂變,拽著繩子猛力往後拉,陳不凡和其他身強體壯的村民也紛紛加入其中。

好涼!

站在後麵的陳不凡,接觸繩子的一瞬間一股冰冷感覺自手中傳來打了個激靈,像針了紮一樣,冰冷刺骨。

心頭莫名湧起的那種寒意,像極了走夜路感覺有人在自己背後盯著自己一樣。

“叮,接觸鬼性能量,鬼氣轉化,源能+1。”

也就是陳不凡打激靈的瞬間,一道冰冷的機械合成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但這聲音太過短暫,幾如幻聽。

???

陳不凡甩了甩頭,下意識看向四周。

“拉!”

大威的怒吼聲打斷了江無夜的思緒,見周圍人開始發力,他趕忙收斂心神,重新握緊麻繩,全力拉扯。

隻是這一次,那股寒意卻是又一次湧上心頭。

怎麼會這麼重?

一用力,陳不凡就發現了不對。

按理說,這麼多人用力,卻怎麼拉的如此慢,繩子繃緊,如同在拽一座鐵山一般!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