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 1)

不死傳說 石三 57 字 25天前

毫無疑問連鋒非常有錢,一身行頭不下兩萬,劉累和他從西安去昆明的飛機票也是連鋒掏的腰包.錢對於他們這些世俗之外的修道之人不算什麼,幾天的相處劉累得知連鋒己徑七百歲了――否則憑功力他也當不了神教長老――儘管他看起來隻有三十來歲。“那豈不是把他當年用的破銅爛鐵磚瓦瓷片隨便拿個出來就能賣個天價?難怪那些活久了的同胞都富得流油沒事可以花大把的錢買個古堡什麼的擺擺酷。”劉累在心裡嘀咕轉念一想:“那我將來豈不是也可以像他們一樣買個古堡?噢一座中世紀的古堡裡麵住著一位高貴的血族老爵士……太美妙了……”頓時周圍一切物品在他眼裡成了一堆一堆的錢。

連鋒芾著劉累從昆明坐車七轉八拐到了一個靠著點蒼山的小鎮上下了車找了間小旅館開了個房間放下東西連鋒對劉累說:“先歇一下晚上我們上山。”

點蒼山因其山色蒼翠而得名,古時稱為熊蒼山、玷蒼山是雲嶺山脈南端的主峰由十九座山峰由北而南組成,海拔一般都在35oo米以上最高的為4122米山頂上終年積雪被稱為“炎天赤日雪不容”。滇西神教的總壇也在這裡隻是總壇設有千年禁製外人很難打開。

此時正值盛夏晝長夜短一直到了晚上八點鐘天才黑了下來連鋒又等了一個小時九點多鐘時拍了拍一到夜裡精神和**都處於亢奮狀態的吸血鬼向著山上走去。小鎮因為毗鄰點蒼山旅遊業達雖然到了夜間鎮上也還挺熱鬨連鋒拉著劉累直朝山上走去。到了山腳還遇到幾波夜間登山的人連鋒領著劉累儘揀小路走兩個人的體力都遠常人半個小時之後己經到了人跡少至的深山裡。連鋒看了看四周說:“行了!”一把抓起劉累催動真元足不點地如天馬行空一般朝著被無邊的黑暗包圍的群山飛馳而去。

劉累被人提在手裡耳邊風聲呼嘯周圍黑色的影子一個個飛快地閃過初為血族的他幾時感受過這種度頓時感覺呼吸因難還好血族畢竟體質極佳一陣不適過後緩過勁來的他到很享受這種極限的感覺了。

連鋒帶著劉累狂奔了半個小時來到一處山穀之中放下劉累說:“到了。”劉累下地站穩左右看看四周一片蒼茫黑暗中群山起伏怎麼也不像有人居住的樣子問道:“在哪裡?……什麼都沒有呀?”連鋒也不答話手掌一攤從手心出飛出一道青光青光猛地一閃隻見青光籠罩之下山穀兩邊的山峰緩緩的向兩邊移開一座新的山峰從中間慢慢升起。

隻見那山峰在自己麵前緩緩升起漸漸聳入雲霄劉累目瞪口呆。中土修真各派山門都會設些禁製否則丙著“出世”宗旨的修真各派還不早就被世俗之人煩死?隻是像神教這樣用“移山填海”大陣隱去山門的“大手筆”還真不多畢竟陣法威力越大維持它所需的能量就越大。滇西神教實力龐大卻是不在乎每日多派幾個弟子維持“移山填海”大陣的運轉。連鋒在一旁看見他吃驚的樣子也能理解自己當年隨師尊第一次來這裡是不也是這個樣子嘛。隻是不知師尊他老人家在仙界可好?連鋒身上的西裝在一片青光流動之後變成了一席青布道袍再將身後的馬尾辮挽成道髻用木簪插好後連鋒拉起劉累的手腕緩緩升了起來朝那座山峰飄了過去。半山腰山門處兩個古裝青年躬身向連鋒行禮:“師叔祖回山了。”連鋒點點頭嗯了一聲算是回答領著劉累跨進山門。

迎麵是一個廣場青石板鋪成的地麵磨得甚是光滑不知經曆了多少歲月。正中是個高台氣球一般懸於空中離地麵五米。順著廣場向後看去一片青磚青瓦的屋簷錯落有致綿綿不絕的一隻排到山頂之上――夜色雖濃卻擋不住黑暗中生物的視線。神教總壇經過數千年的經營覆蓋了整個山峰教中長老居住的元老閣建在山峰頂上說是“閣”其實是一個大院子中間為每一位長老開辟了一個獨院連鋒身為神教長老也有自己的院落。

“整個神教五堂十八舵二十三個堂主舵主都是獨擋一麵的的高手另外神教在教主以下還有四將相十冥王修為決不在我之下像我這樣的長老總壇一共有十七個哪一個也不比長老功力低;至於軒轅教主大概已經到了半仙的境界了老頭子我是萬萬比不上的。此外還有一些隱秘實力――我神教和正道修真對抗萬年以一教之力對抗正道十三門沒有實力哪行……”連鋒一路上為劉累介紹著神教的基本情況“剛才山門那兩個小子是我徒孫輩的嗯讓我想想大概隻有你們吸血鬼侯爵的實力吧第三代中算是比較弱的了……”劉累嚇了一跳:侯爵?在小家族裡可以當上家長了在這裡隻能看門?那就算是親王的實力在這裡又能排到幾號?劉累想到就算他成了僵屍王在這恐怕也隻是菜鳥一小隻還是被拔掉毛的那種。想想當初說的那句“神教有危險的時候我也可以幫一下忙”頓時冷汗直流。

連鋒領著劉累到了自己的院子門口站著兩個小道士是連鋒十七個弟子中最小的兩個其他十五人都已經出師留下兩個小師弟照顧師傅。他們回到神教之時教主軒轅血薦恰好外出省去劉累一番拜見。連鋒招呼小道士為劉累安排住處又叫來一名神教弟子去山門外捉兩隻野生活物作劉累的夜宵。“先休息一下一切事情明天再說。”

那神教弟子到也儘心捉來兩隻野鹿靈氣充足遠非在山下喝的那些家畜的汙濁之血可比。

第二天一個小道士來叫劉累起床。洗漱完畢喝了些小道是準備的不知是什麼動物的血劉累跟著小道士來到中廳連鋒已在那裡等著他。連鋒指指一邊的位子讓劉累坐下揮手讓小道士退下這才對劉累說:“從今天開始我們開始修煉屍王。隻是你身為吸血鬼經脈方麵應該和我們人類不同了所以我們還要一起研究一下但願不要出什麼差錯。”劉累輕鬆的說:“你看著辦吧我既然跟你來了就相信你能幫我煉成僵屍王。”連鋒點點頭說:“好其實僵屍王的修煉分內外兩部分我這裡有一篇心法乃是我教千年傳承的密法這是內修。而後的半年時間你白天泡在藥水裡晚上在月光下吸收月之能量每個圓月之夜我都要為你金針過穴逆行血氣這是外修。”

連鋒將心法教給劉累然後領著他來到藥池――一個四米見方的池子下麵青焰繚繞池中隨著黑色的藥水翻滾不時飄上來一些不知名的藥物。劉累看的心中毛碰碰連鋒道:“老大你是讓我泡在這裡?”“是呀。”“啊”劉累一聲慘叫:“你想喝蝙蝠湯嗎?讓我泡在這樣的沸水裡?”連鋒一臉的輕鬆:“沒關係沒關係難道你忘了你是吸血鬼這點熱水對你不在話下……”“可這不是熱水它是沸水……”連鋒白眼一翻懶得和他解釋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丟了下去。“啊――”劉累一聲尖叫響徹雲霄。

泡了一天的藥池傍晚時分連鋒把劉累拎出來扔在床上。雖然被燙的皮開肉綻但是其間劉累不斷按照連鋒所教授的心法修煉現在明顯感到身體裡充斥著一股力量隻是身上如刀割一般的疼雖然很像試驗一下泡了一天藥池的效果卻一動不敢動。血族的體質確實遠常人連鋒給他的心法普通人隻能練六條經脈在劉累體內卻有十九條經脈可以運行這種心法吸收能量的度比常人快了三倍多。劉累在藥池裡泡的無聊想起來和父母說好要打電話回家就向連鋒要來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回家。一般的電話在這裡是沒有信號的連鋒的手機經過特殊處理也隻能打出去沒法接進來劉累隻好和二老解釋自己在野外工作沒有電話以後隻能他往家裡打電話了然後一翻保證一有機會一定打電話報平安父母才放過他。

晚上劉累盤腿坐在山頂運轉心法十九條經脈一起開動瘋狂吸收月光中那一絲絲冰涼的能量。月之能量一入體便和白天在藥池中吸收的能瘋狂的糾纏在一起急的融合起來融合後的能量程幾何倍數的瘋狂增長。月光下一絲絲銀光纏繞在劉累身體周圍不停的旋轉端坐的劉累仿佛月神下凡遠處觀看的連鋒也不禁歎了一口氣:“血族僵屍王前途不可限量啊單看他輕而易舉就能在練功時形成月之力場沒準那天神教還真要他幫忙呢。”月光籠罩下的劉累突然心中一動血族的惡魔之翼突然張開月光投照在惡魔之翼上惡魔之翼就像太陽能電池板一樣瘋狂的吸收月之能量巨大的能量傳回劉累的身體。劉累全催動心法迅煉化月之能量。遠處的連鋒苦笑心道:“好小子夠聰明隻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嗯看樣子得辛苦一下盯緊一點了。”

當第一個月圓之夜來臨連鋒已經基本摸清楚吸血鬼全身的經脈了他們的經脈比人類的更加適合積聚能量脈絡分布也比人類複雜得多周身大穴位置和人類都不同――和丹田作用一樣的大穴竟在胸口上。夜晚連鋒在山頂布下引元陣將附近月之能量都引入陣中然後讓劉累躺在陣中用八十一根金針刺入劉累周身大穴引元陣中彙聚的月之能量從金針流入劉累體內如水一般流過全身經脈、肌肉、內臟修補一個月來因瘋狂吸收能量而疲勞損壞的經脈強化肌肉靜靜的改造著劉累的身體。一團柔和的銀光將劉累包裹在其中劉累也沉浸在這一月中難得的靜謐中隻看得在一旁緊盯著劉累時刻準備應付突情況的連鋒心中大罵:“混小子老子在這為他擔心的要死他倒睡得安生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