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被強行吃狗糧!(1 / 2)

妲己心底又是一顫,猛地抬起頭,看著李白微笑的唇,眼中苦澀漸起,嗬笑一聲,低下頭側過臉頰,再不言聲。

她最終也沒說自己是否有認真的主人,眼光閃閃,垂了雙耳似有難言之隱。

李白見此也不再多言,手腕一攀便抓住了身旁的樹乾,身姿輕盈的上了樹,隱匿在斑駁的樹葉之中小憩。

妲己站在樹下許久……終垂頭離去。

李白看著她的身影,無奈搖搖頭,解開酒壺飲酒。

紫色的袍子搭落在樹乾上隨風飄動,香甜的酒氣,似乎染的樹葉都醉了,低低的隨風**……

從那一日開始,妲己變得愛跟在李白身後。

不是光明正大的跟,而是偷偷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不過總也是不由自主的就跟上去。

李白對這個小跟屁蟲處於無語的態度,不過憑他若想甩了她可能也就是一招半式就夠用……他卻默默的被跟了好幾天。

直到李白終於忍不住,原地畫了個圈,瞬間閃身掠到妲己身後的草叢之中,壓低草叢斜倚著身子躲起來看她做什麼。

妲己發現自己跟丟了,立刻用小拳頭懊惱的搓了搓耳朵尖兒。

“討厭……”妲己憤憤的看著前方,心裡有些委屈,卻隻能原地坐下。

李白就那麼安靜的看著她,看她無聊到用爪子在地麵上摳了個小坑,低垂著耳朵念叨著什麼。

一壺酒的時間,妲己一直沒動地方。

直到另一側的草叢晃了晃,鑽出個身材頎長露著胸膛的紫衣男人,見著妲己後,臉上便露出了輕佻的笑容。

“小狐狸。”

妲己抬頭,見是那個總隱身捉弄自己的人,心裡有些害怕,警惕的背起耳朵看著他。

“呀,害怕了?”蘭陵王笑笑,貼近她:“一個人在這,做什麼呢?”

“不用你管……”妲己不喜歡他,所以看都不想看他。

但,沒辦法忽略蘭陵王插在自己身前的那把劍……寒光閃閃,所以硬著頭皮和他說話。

蘭陵王拄著半插入土中的箭,略屈膝,彎下一條腿,看著妲己徐徐問道:“聽聞妲己愛撒嬌耍媚,見著男人便都奉為主人,可是真的?”

妲己不知該如何回答,皺了皺眉。

蘭陵王對妲己的無言不以為意,繼續言道:“聽聞妲己心中有個主人,誰也不能取代……這人是誰?”

妲己心頭一跳:“不要你管!”

“我觀察你很多次,每次提到這個真正的主人,你都會情緒大變……難道他是……”

蘭陵王抬起頭,眼光泛著暗藍,這透人心扉的目光讓妲己頃刻間便泛起怒意:“他什麼也不是!這些都不用你來管!”

脆生生的怒吼幾乎快噴出火來,蘭陵王依然是優雅的微笑,上下打量著妲己,仿佛能看出什麼答案。

妲己知道,麵前這人,做過高貴的王子,也做過低下的囚犯,憑借足夠的耐心和智慧,單槍匹馬奪下了一個古國,實力不可小覷。

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神態,臉上再次漾出風騷嫵媚的笑:“人人心中都有秘密,您又何必咄咄逼人的偏要人說出來呢?”

“不說也無妨。”蘭陵王笑了笑,蹲在她麵前勾勾手指,輕聲引誘:“小狐狸長的好看,本王喜歡。隻要你肯喚我一聲主人,本王即刻封你做王妃。怎樣?”

妲己聽罷又是妖嬈的甩了甩爪子,蠻不在意道:“您當真愛說笑,妲己逢場作戲,喚聲主人不難,封妃便罷了吧。”

“哦?”蘭陵王似乎來了興致:“那你可有心儀的人做主人?若有,本王也便不強求了。”

妲己眨眨眼,知他其實就是換了種方式來問,卻不知何故想起了李白的臉,頃刻間眼角的桃色便散了出來,許久,才小聲點頭稱有。

蘭陵王大感奇怪:“既然有,為何還在外閒逛?”

妲己又低頭用爪子抓了幾下地麵,小女孩似得嘟唇抱怨:“妲己愚笨,出門也會迷路,坐在這等主人來接。”

“哈哈,原來是這樣……那你乖乖等著吧,本王走了。”

蘭陵王自是有風度,說了不強人所難,便笑了笑,起身掠向遠處。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