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渲瀉瀉塵囂(1 / 1)

一諾千金 東豐色 640 字 4个月前

p酒吧是夜的精靈,華燈初上正是酒吧忙碌的開始。激昂的音樂,喧鬨的人們,在這裡展現的淋淋儘致,紙醉金迷,人們沉溺在宣泄之中。

錢蕾有些懨懨的調著眼前的酒。想起了昨兒與柳之文的談話依舊曆曆在目

“蕾蕾,這些都是你愛吃的,使勁的吃啊,小丫頭不是最愛吃這個了嗎”

“蕾蕾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蕾蕾你知不知道這些年大家找你找的很辛苦”

“蕾蕾,回家吧,大家很想你,錢叔叔很想你”

“不要提他”

嘭的一聲,原本低頭大吃的錢蕾猛然抬起頭來,一字一句的說著

柳之文有些無奈,看到丫頭這麼大的反應就知道她還是沒有從過去走出來,事情都已經這麼多年了,她心裡的心結還是那麼的重。

“蕾蕾!”

“柳樹哥哥,我真的是很高興見到你,可是有些事情既然發生了就不可改變了,想忘也不會忘記的,至於原諒?這更是一個超級的大笑話,你是最了解我的,我可不是什麼聖人,我學不來那套以德報怨,更彆提我從小就是一個薄涼的人,對於那些不重要或是可有可無的人我從來都是過眼雲煙,轉瞬即逝的”

“柳樹哥哥,我希望你今天就當什麼也沒發生好吧"錢蕾真摯的望著眼前已經玉樹臨風的柳之文。

是啊,時間真是個好東西,讓好多事情隨著他的腳步慢慢的稀釋慢慢的蒸發,極致再也看不見摸不到。

“蕾蕾”柳之文有些無奈有些寵溺有信心疼的低低說著。

“柳哥哥,我還有事有空咱們再聊好嘛,我現在有急事”錢蕾瞟了一眼手機猛然意識到今天到酒吧的時間到了。匆匆趕來,似乎自己的平靜生活要被打亂了。

“是不是不想乾了”宮乾郇賴洋洋的從自己的身前飄過,錢蕾渾身一抖,每當聽見boss大人這種陰不陰,陽不陽的聲調,錢蕾總是渾身雞皮疙瘩。

“boss大人,何時駕到啊,我這不全神貫注的工作,沒注意到您的到來”錢蕾心裡直嘀咕真是倒黴,自己總是被抓,鬱悶啊。

宮乾郇遞了個眼神過來,順著看過去,隻見蘇諾正笑嗬嗬的看著眼前有些醉醺醺的大叔找她麻煩。

此時的蘇諾依舊是一副唯唯諾諾,白白淨淨的樣子,讓人看了恨不得蹂躪一把,不過嘴角邊的詭異笑容,讓即使離她很遠的錢蕾也有點寒顫。

原本動手動腳的醉漢突然掄起酒瓶就朝自己砸過來,咋的那個利索那個決然,隻看到蘇諾渾身的顫動,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怕的熟悉的人才知道其實她是笑的。

熟悉蘇諾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個可愛開朗無憂無慮的人,有些傻呆呆的,不過可能好多人都很羨慕蘇諾的好運氣,往往危機會化為轉機,人們都說是她傻人有傻福。

久而久之大家都見怪不怪了,隻要是有人敢對蘇諾不利那麼最後倒黴的一定是那個人,這也是宮乾郇這個萬惡的資本家會讓蘇諾來送酒的原因,隻要是蘇諾在再難搞得客人都會乖乖的,使勁的喝酒,花錢,一晚上歌舞升平,祥和的像仙境。

以至於大家儘管眼珠掉了一地,還是覺得正常,錢蕾趕緊拉過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的蘇若,蘇諾撇撇嘴甚是無辜的擺擺手。

不過倆人沒有注意的是宮乾郇的眼睛刹那間便成了血紅色,望著蘇諾那若有所思的樣子。

蘇諾感到有些不舒服,不知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有種被人窺探的感覺。短暫的寂靜後,酒吧有回複了歌舞升平。望著眼前的喧囂蘇諾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