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煉器(1 / 2)

先寓 先寓 1890 字 5个月前

九霄之上,帝洛彈指間小聽雪身上纏繞了一道秩序神鏈。這是給予小聽雪最好的護身符。畢竟在自己煉器之時難保會出現什麼紕漏,危及到她的安危。

再這之後,帝洛緩緩的閉上雙眼,而四周雲霧在此時開始湧動起來。

緊接著,他緩緩抬起一隻手,張開五指,便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指間跳躍。隨即,他五指輕輕一抓,便有數十道猶如玻璃破碎的聲音在猛然響起。

而在帝洛五指之間,一道道如玻璃裂痕般的空間裂縫像藤蔓一樣,向外蔓延開來。那是一條條空間裂縫蔓延不說,還分叉。將方圓幾十裡的空間遍布。

而後帝洛猛的一抽。頓時間,他麵前的一片空間便被他撕扯下來,零零碎碎的空間碎片漂浮在虛空之中。

那片被撕扯掉的虛空一片漆黑,同時一股攝人心魄的氣息也從中溢出,但帝洛絲毫沒有任何表情波動。

隨著他大手一揮,無數空間碎片便如被龍卷風卷起一般飛揚起來。而就在此刻,無邊無際的風雲突起,天地間霎那變色,層層黑雲遍布天際,一道道電光雷芒忽隱忽現......

轟!

一聲驚天雷鳴響徹天際,仿佛要鎮壓蒼穹。而隨著一聲雷鳴空間劇烈震動,帝洛依舊平靜無比,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眼前的空間龍卷。

空間龍卷帶著空間,旋轉度越來越快。仿佛是一台高旋轉的機器一樣,能撕裂一切。

滋滋滋~

突然間,數十道雷電一同從滾滾雲層之中一同落下,猶如利刃一般,狠狠劈向那空間龍卷。瞬間,因為雷電的加入,那空間龍卷便開始炸起一陣陣的雷鳴之聲。

就在此刻,帝洛神念猛然爆發,一股紫藍色火焰在他手中跳躍。

吟~

眨眼之間,紫藍色火焰瞬間化作一條百丈火龍,衝向那空間龍卷。一時間,空間龍卷便是將雷電、火焰,再加上空間碎片聚合在一起。因為火龍的作用,一股股滾燙的熱浪便由內而外,向四周如海浪一般,蕩漾起伏。

“不,還不夠。我就快消散了,沒有至高神兵,難保會有什麼意外發生。”說著,帝洛看了眼不遠處自顧自玩耍的小聽雪。眼中的柔情一閃而逝,似乎下定決心一般,合道之時的玄奧手印再次施展開來。

一股奇異的能量至此飄散出去,溝通向時間長河的某處。突然帝洛的眉頭一皺,五指再一次張開,一條有形無實的藍色鳳凰便被帝洛自那不可見、不可察之地拘來。

看著手中時不時鳴叫的鳳凰,他臉上的血色立刻消散,悶哼一聲強行止住了逆湧而上的氣血。

時空法則不可忤逆,哪怕是帝洛這等得到時空法則認可並證道審判者的強者依然要麵對它的神罰!

這讓帝洛本就受損嚴重的生命年輪進一步受創,連帶著道果根基都出現了極其巨大的裂紋。更危急的是此刻他出現了強烈的眩暈感並且立刻就要昏闕過去。可見的身體也猶如瓷器碎裂一般碎裂,裂紋不斷蔓延。

遠處的小聽雪忽然心中悸動,不由自主的落淚似乎自己的至親即將在眼前死去。晶瑩的心頭血從她嘴角溢出,一顆顆如同紅瑪瑙一般漂浮在四周的空中。

猛然間的回頭,她看到了那個時時刻刻保護自己的身影如同瓷器一樣的裂開。就像...就像自己夢裡的爸爸媽媽,當自己伸手觸碰他們時也是這樣,如鏡花水月,一觸即滅。

此時此刻懵懂無知的小聽雪,失去了辨彆夢境和現實的能力。而那個日思夜想的高大身影和這一刻的帝洛重合。

精神恍惚的她跌跌撞撞奔向了遠方的不斷破碎的帝洛。

“爸爸......”一聲稚嫩的顫音響起,飄蕩在空寂的蒼穹上。目光所至帝洛的身影仍在不斷碎裂,而後一聲尖叫從她嘴裡發出。稚嫩的小臉上寫滿了驚恐與不安。

“不要,爸爸不要走!”女孩的悲痛宣泄在這空中。

“嗚嗚”小聽雪大哭,將小手貼在了胸口,她的心在痛、在流血。嘴角大口大口的溢出了璀璨、晶瑩的心頭血,如血色的瑪瑙。訴說著小女孩撕心裂肺的苦楚。

小女孩是這般的無助,跌跌撞撞間終於撲到在那具破碎的身影之上。放聲大哭的她像是整片世界都轟然倒塌了,失去了依靠。

時空法則的懲戒,可以磨滅受罰者在整個宇宙的印記,就像這個人從來不曾出現過。任你神通何等廣大,依然敵不過歲月法則的侵蝕。

“不要,不要。爸爸你快醒來,你答應過聽雪的,將來會照顧我一輩子,將來還要等著我結婚陪著我老去。”她哭到顫抖,晶瑩的淚水連同心頭血一同灑落。

小女孩這般肝腸寸斷,撲到在帝洛身上,拚命歸攏著帝洛的身體,讓人心疼而又痛惜。

瑩亮的光芒飄動,隨著帝洛的身體開始瓦解,一股莫名的力量從帝洛身上傳遞到小聽雪的眉心,慢慢的一顆栩栩如生的火苗浮現出來。可是此刻的小聽雪哪裡會管這一刻的身體異樣。

“不見了,爸爸又不見了.......”小女孩失魂落魄,而後趴在帝洛身上放聲大哭。

稚嫩的小臉,悲淒的神色,讓人覺得很可憐。她拗苦,喃喃著,伸出一雙小手,努力抓取。努力的抓回帝洛傳遞出來的光芒。

再說帝洛,在意識逐漸飄遠不斷下沉到永恒的黑暗中,整個人出現了回光返照時的清明,隻是全身依舊動彈不得。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