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星落大地(1 / 2)

先寓 先寓 1524 字 5个月前

“操縱隕石之力?他怎麼可能有這種力量?”秦戰震驚了。

“快跑!不然全部都得死在這裡!”對講機裡傳出歇斯底裡的咆哮聲。

事實上特殊部門的人現在很後悔趟了這灘渾水。管這尊殺神的事不是茅坑裡打燈籠,找死嗎?

但隕石的速度遠遠超乎了他們的想象。閃爍著光芒的流星切割空間和空氣的連接,拖著長長的尾巴,像一把把滅世神劍,星落大地。

轟~

一個隕石落地,敲響大地,傳出一聲驚天炸響。頓時塵埃滾滾,氣浪掀天,一陣劇烈的狂風席卷四周。

大地如鼓,隕石如棒。在敲響這死亡的樂章!

秦戰等人的臉色在黑白之間來回切換。

他們在清楚這樣的天災級力量不是他們能抗衡的;同時在心裡問候了詹劫的祖宗十八代。‘你大爺的,殺神永遠是殺神,哪怕剛剛他再怎麼人畜無害還是一言不合就屠城。’

話說你要放大招的時候能不能先通知他們,好讓自己跑遠點。不知不覺中秦戰等天驕的心態再經曆了各種震撼之後悄然發生著改變。

當然,此刻臉色難看的還有天道。

幾千萬年前的隕石墜落以及引發的一連串連鎖反應造成了一次物種大滅絕。在那之後的很久它為了不跌落神位,熄滅了自己剛誕生不久的神性,動用全部的力量護持在了那碩果僅存的遺族上。

雖曾想到,今天又來了一次隕石墜落的噩夢。還特麼的是隕石群墜落,這妥妥的是要鑿穿這片天地的節奏!

“天道秩序,神罰!”

在隕石還在大氣層的時候,一股濃鬱的神罰之力猶如屏障一樣撐開,儘可能的減弱隕石的威能。

天道回想幾千萬年前的自己。那時候因為剛剛覺醒了神性,尚不能調動太多的天地秩序庇護這片天地。可是現在呢!力量處於巔峰可以毫不費力的毀滅所有隕石,但是不能全部使用!

這一切都是那個帝洛造成的。

那尊大神明顯想屠殺城中幾十萬的生靈,如果把所有隕石都毀滅自然又要得罪那尊大神。九天外的那一戰可是剛過去不久啊,完全是單方麵的暴打!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是天道,這顆星球的守護者,現在的自己已經死透了。現在如果阻止他的行動,後麵肯定又要遭到他的報複。想想那個感覺,人類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對,菊花一緊。

轟!轟!轟!

一顆顆隕石如同一根根強有力的打鼓棒,在敲響這大地之鼓,敲擊在人們淤積在心頭上的絕望上。

這聲波的節奏時而平緩時而起伏,一圈圈漣漪隨著鼓聲遊走。跳躍的音節猶如彼岸花開,波動人們心底最深處的那根代表恐懼、害怕的心弦。

這就是死亡之樂!濃鬱的絕望充斥著人群,怨毒的詛咒,小孩的啼哭,情侶的眼淚,婦孺的無助......

這就是帝洛的報複,為了今世身也為了小聽雪。

城區之中。李鴻宇為首的一眾作戰人員,早已失去了不久前的意氣風發。

一股十層樓高,仿佛能湮滅一切的滔天氣浪向他們呼嘯而來。氣浪所過之處所有的房屋皆被摧毀,猶如龍卷風過境摧毀大地。眾人看的心驚膽戰,紛紛卯足了勁向城外跑去。順帶著又在心裡給詹劫槍斃了一百遍。

“秦戰不能再跑了,來不及了。”李鴻宇一邊喘著出氣一邊焦急道。

“廢話,不跑還能拿來飛嗎?且不說我們剩下的力量足不足夠支持我們飛離這裡。如果我們飛離此地後麵的軍人怎麼辦!那TM是幾百個生命啊!”此刻的秦戰也不管什麼修養了,隻是覺得此時此刻釋放各種粗鄙之語才能舒服一點。

“既然如此就先挪移走他們吧,然後我們在力量耗光之前找個角落結四才子陣。這樣還有三成的概率活下來!”

到底是封聖一脈的傳人,一身的浩然正氣長存於身。哪怕沒有像軍人一樣受過訓練,時刻堅守保家衛國、奉獻自己的準則。但是他們的信仰仍然讓他們做出了舍生取義的決定。

“讚同”

“複議”

“+1”

......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