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流星雨(1 / 2)

先寓 先寓 1348 字 5个月前

深達靈魂的寒意讓一乾士兵還有封聖一脈的幾個修煉者徹底死了圍剿帝洛的心思。

帝洛冷冷的看著秦戰:“本來我不想和你們有過節,可惜你們偏偏多管閒事!”

他來這座城市,本意是想斬殺當年針對過他的人。然而翻遍所有記憶居然找不出任何一在他神性複蘇前對他施以援手的人,感受到記憶中的絕望,帝洛惱怒不已。

既然如此他要用整座城市的生命為此謝罪!

但偏偏國家特殊部門非要來橫差一腳,他沒將整個國家掀個底朝天都不錯了。

“回去告訴那些個老不死的,彆再來惹我。不然,即使他們可以代表整個華夏,我照樣可以將此連根拔起。”

帝洛雙手背負在後腰上,漫步從秦戰身旁插肩而過。

“你為什麼不殺了我們?”秦戰臉色慘白無比。

剛剛他以為自己死定了,連帶著和他一樣頭腦發熱的所有封聖一脈傳人以及上百名戰士都將會喪命於此。所幸那龍影隻是在他身體上貫穿而過,眾人也不曾受傷,不然他們會像那棟大廈一樣,化作塵埃。

而這時,帝洛眉頭一皺,扭頭看向了一個方向,緊接著他沒有理會秦戰,而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很快帝洛閃身來到一個隱蔽的牆角,準備邁步而入的他突然停下了腳步——竟有一個小女孩被拋飛了出來。見此情景的帝洛麵色越發冷酷,隻見他加快了步伐轉過了牆角處。

一群衣著發型奇特,流裡流氣的青年正擠在這裡。不用說肯定是因為剛才帝洛的破壞讓這群幸存者誤以為這座城市遭到了空襲,而這處牆角因為四周房屋比較低矮堅固躲在這裡不容易受傷,就成了這群人的臨時避難所。

看見帝洛的臨近,幾個社會青年紛紛看去——又一個不開眼的,想和他們共享避難所。

“你誰啊你!滾!小心老子連你一快揍!”一個貌似領頭的青年甩著一頭綠發蠻橫的說道。

“哦?”帝洛冷眼看著幾人:“幾年前,你們在遊泳館裡打我,再那之後我好不容易走出那段陰影,你們卻又如同噩夢出現在我麵前,不巧的是這隻是因為我出手反抗你表弟的欺負,然而你們又打了我一頓還讓我跪下磕頭給你表弟認錯...今天你們又出現在我麵前,你說,現在我該誇你們厲害呢?還是該罵你們愚蠢活得不耐煩了呢?”

“你...你是詹劫?”為首的青年經過了良久的回憶後,終於想起了幾年前欺負過的那個瘦弱、膽小的學生。

幾年前,因為當初他喜歡的女生和詹劫開了幾句玩笑,他便懷恨在心。後來,恰好在遊泳館碰見他,就帶人把他拖到廁所打了一頓,一兩年後,莫名其妙的接到了表弟的電話,讓他來叫人打架。最後便是他帶人打了詹劫一頓還脅迫詹劫給表弟跪下磕頭認錯。甚至那段視頻還保存在他的QQ空間裡,方便炫耀自己的輝煌過去。

帝洛上下打量著青年,冷笑道:“嗬嗬...記性不錯還能想起幾年前的事,看來你這八年倒是收斂了不少嘛!”

那領頭的混混聽見帝洛的話後,眼睛頓時眯了起來:“小子沒想到又是你,沒錯老子最近幾年雖然收斂了不少,但繼續收拾你一頓還是夠的。這樣吧,你繼續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我就饒了你這次。”

“說吧,你想怎麼死。”帝洛沒有回答混混的話,而是寒聲說道。在帝洛的心裡早就給這群人下了必殺令,麵對此刻的挑釁他終於壓製不住內心的殺意,枯瘦的右手也緊握成拳。

而那群混混感受到帝洛不再壓製的殺意,心頭陡然一顫不說,就連臉色也在這一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這一刻,他們隻感覺一座巨山從天而降壓迫在他們心頭,讓他們的呼吸變得艱難起來。

“小雜種,既然幾年前我能讓你跪下磕頭,現在我也照樣能讓你跪下磕頭!”混混陰沉的說道。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