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所謂神罰?(1 / 2)

先寓 先寓 1022 字 5个月前

突然,一根魚竿出現,阻擋著神罰巨鐮的下落。

“蓑衣客來還賬了”一個聲音出現在每一個出手之人的耳中。

兩物相撞,神罰巨鐮生生縮減一半,光芒更是大為暗淡。

“嘿嘿,沒想到這個帝族小家夥這麼大麵子,讓做祖一脈和封聖一脈出手相救。不過這方天道真是小心眼,不就是一個外來者出現嗎,至於擺出這麼大陣仗來毀滅他?”蓑衣客道。

“老東西,昔年因為你的牢騷讓我族帝子的前世命魄徹底燒毀,今日你還敢來。”九天之上出現了一道宏大的聲音,此刻不難聽出其中夾雜的怒火。

“想來以你族帝子的無上之姿,沒有前世的命魄恢複過往的實力根本不成問題。何況今日我不是來還債了嗎。”隱藏在蓑衣之下的身影似乎根本不怕得罪帝族這種超然的存在。

“苦海一坐千古過,一句牢騷傳萬年。蓑衣客你的名聲在太古之時就已經壞了。幾十年前更是因為你的牢騷廢了我族帝子之命魄,這方天道更是在帝子神性不顯的時候出手遏殺了他的現世命魄。難保你倆有什麼勾結。”九天上的聲音壓抑著怒火似乎更大了,如果不是相隔著一座天壑早已經出手為帝子討一個公道。

就在這時,一股浩瀚的威壓自九天上那尊身影中散發而出,頓時讓嘴炮的雙方停止了爭論。就在這時宏偉而渾厚的聲音一次響起“帝族小子並不屬於這片時空,而現在的力量也不該是這個世界該出現的!尤其是十幾年前他的命魄消散後更是應該步入六道輪回!”

話音剛落,四周的威壓也是突然暴增,猶如從高塔宣泄而下,鎮壓一切生靈。其後大手一揮,一股法則之力瞬間充斥這片天地,而蓑衣客更是被這股強大的法則之力驅逐。

天道心裡很清楚,即使真的和蓑衣客拚勁全力打起來也是四六開。蓑衣客四,自己的贏麵更大些。誰讓自己是混沌之中孕育而來的宇宙意誌呢,身來就堪比證道造物這樣的超然存在,何況自己孕育無數生靈,冥冥中有無儘數不清道不明的力量護持著自己......

轟......

“老東西,誰給你的自信驚擾我合道。而且你是不是自信的過分居然還有閒心去爭論。現在我終於合道結束,你該為自己的罪過去懺悔了!”此刻的詹劫融合了上一世的記憶完成了合道。通體光芒萬丈,法與道洶湧,肉身更是一振破虛空。此刻的他重現了當年的輝煌:傲然與世,宇宙天地為他所動,萬界生靈高呼洛皇之號,九天十地獨尊他一人。

“詹劫?哦不,我這片天地早應該不存在詹劫了。應該叫你帝洛吧。”天道玩味的說到。

“無所謂你叫我什麼,不過既然你隻是一種宇宙意誌就應該有種覺悟:混沌沒有給你肉身,你就應該安靜的做一個死物守護好這一片天地。今日我為帝洛當為這一世身討回一個公道,受罰吧!”

“給我開!”

天崩的聲音傳來,帝洛渾身熾火燃燒,上蒼降下困在他身上的秩序枷鎖,還有半空中的神罰巨鐮,原本就岌岌可危,現在終於到了一個臨界點。

喀嚓!

帝洛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崩斷了,這種聲音比雷霆還恐怖,緊接著一道貫穿宇宙的仙光衝起,斬破乾坤。

轟的一聲,天地皆顫,帝洛一聲大吼像是掙脫牢籠的蛟龍一般,騰空而上,粉碎了一切束縛。

“成功了”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