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罰前曲(1 / 2)

先寓 先寓 1078 字 5个月前

“詹劫想什麼呢,饑渴了嗎,去廁所發泄一下?”旁邊響起了一道調笑聲,來人正是詹劫為數不多願意同他說話的同學,司可滿。

學校是禁止學生抽煙的,可是畢竟是大學生,何況學校還是全國排名中下的存在,隻要情節不是特彆惡劣學校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然而,詹劫卻是搖搖頭,無奈說到:“老陳讓我去他辦公室一趟,到時候一身的煙味,我的案底又要再添一筆。”老陳即是詹劫班主任,真名叫陳建清是一個五十幾歲的老教師,因為詹劫孤僻的緣故所以經常被他叫去做思想工作,一來二去的詹劫就給了陳建清這個的的稱呼。而老陳本人小時候也是家境貧寒,也許就是這樣的感同身受便默許了詹劫的惡搞。

“是和張懿、張俊剛才懟起來的事吧,放心就這倆滿腦子都是齷齪的兄弟,老陳絕對不會為難你的。”司可滿道。而司可滿是個老煙槍,同時也是老陳辦公室的常客,自然知曉老陳平時雖然對他們挺凶但也是護犢子,尤其是對詹劫這樣的貧困生。

聞言詹劫也是笑笑,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詹劫,說說看最近的精神狀態。”在處理完糾紛之後,老陳開口詢問道。

作為教育工作者,很多老師或多或少都學過心理學。他們知道當情緒起伏巨大並且剛剛平複下的時候最容易了解到一些學生平時不願意說的內容。

然而,詹劫卻是搖了搖頭,說道:“老陳,你現在怎麼越來越喜歡問我這些問題了?”

“你是我學生,能夠幫到你的,我自然義不容辭啊。”陳建清在剛才談話的時候發現詹劫今天似乎發生了變化,故意把詹劫擺到了和自己平等的高度,希望詹劫放下警惕。

因為他知道詹劫從小到大的生長環境過於壓抑,並且沒有任何的疏導。持續到現在詹劫的內心已經不是封閉自己那麼簡單了。

他的安全感變得特彆弱,所以他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大,和他交流需要忍受著被他嗆話的難受,說到底這活可不是那麼好接的,不少老師和詹劫談話時出現了情緒不連貫的情況。詹劫的情況形象的表述就是詹劫的心扉上長出了一根根尖利的刺,保護自己的同時也在隔絕任何人會對他的傷害。

“我相信老陳你是出於好心才會對我這樣關心,但是我現在真的很累,談話的事情先緩緩吧。”詹劫對於自己的班主任印象是相當不錯的,但是經曆了今天這件事之後,他的想法徹底改變了,現在他更想做的是躺下來抽根煙,安靜一下。

“好吧”說完,老陳遞過來一根煙。“小夥子很聰明,但是你的心性不行。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你現在確實需要好好休息”

畢竟是幾十年的教育工作者,老陳瞬間看出來了詹劫的精神麵貌。

也許這個在這個世界裡自己就像辰東大帝於書中所記載的那樣,遭天棄、被世遺。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