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火打劫(1 / 2)

正義的鐵錘 但丁李 1532 字 5个月前

“冰糖葫蘆兒!”

“水果!新鮮的水果!”

“剛宰的老母豬!來看看喲!”

早市上,充斥著各類人群的吆喝聲,熙熙攘攘的人群接踵而至,好不熱鬨。

一個散發惡臭的疤麵乞丐穿梭在人群之中,這讓那些稍有素養的年輕人都接連躲避,姑娘們更都是用絲巾捂著鼻子。

這個被眾人所唾棄的疤麵乞丐走到水果攤前,讓本來圍滿顧客的小鋪子,瞬間都四散而去。

“滾滾滾!臭要飯的!滾啊!”水果攤老板怒不可遏。

疤麵乞丐直勾勾盯著水果攤老板,接著拿了兩顆蘋果揣進兜裡。

老板見狀想要罵,但仔細想想,他拿了兩個水果就不會再禍害自己了,索性就沒在說什麼。

疤麵乞丐亦很識趣的離開,走到一個小巷子裡,蹲下來品嘗起這蘋果,他覺得格外的香——畢竟在地下世界裡他隻能吃爛蘋果或者彆人啃剩下的,有人告訴他可以來鎮上要就行了,或者直接拿,少拿一點,老板一般都會覺得破財消災的,果不其然,他得手了……一次、兩次、三次……他享受著這種快感。

突然,疤麵乞丐注意到一旁還有一個小乞丐正在可憐巴巴的盯著他,小乞丐瞪大眼睛,充滿渴望……疤麵乞丐環顧四周,確定沒有其他人之後,將另一個蘋果給了小乞丐,小乞丐拿到便啃食起來。

“喂喂,你怎麼在這兒?找你哪!”一個瘸腿乞丐跑到了巷子裡,他是來找疤麵乞丐的。

“餓了~”疤麵乞丐揚了揚手中的蘋果。

“快點,要不然就來不及了。”瘸腿乞丐催促道。

疤麵乞丐站起身,跟著瘸腿乞丐離開巷子。

隨後,二人來到臨近的穀嶽山上,獨臂乞丐和獨眼乞丐已經在這裡等他們了。

四個乞丐暗藏在山路邊上的竹林之中,很快他們等待的目標,采藥人就出現。

采藥人年歲漸長,山路對他來說不是那麼容易,這就讓乞丐們有了可乘之機,但他們伺機而動,因為他們的目的並不是采藥人身上的錢財。

采藥人在一處山崖邊停下,他此行便是為了那難尋的七色草,而乞丐們見時機成熟,迅速竄了出來,獨臂乞丐的一隻手推開采藥人,再一把拽斷了七色草。

采藥人被嚇到:“你…你們乾什麼?”

疤麵乞丐道:“你說呢?老東西?”

說罷,疤麵乞丐一腳踹倒采藥人,任由他痛苦呻吟。

“要不要乾掉他?”獨眼乞丐問。

“當然,不能留下禍患!”瘸腿乞丐說。

疤麵乞丐沒有答複,而獨臂乞丐則是將采藥人拎起來,走到不遠處的懸崖邊上,將其扔下去。

采藥人的慘叫聲轉瞬即逝,疤麵乞丐皺了皺眉頭,愣神一小會兒,這引起了瘸腿乞丐的不滿。

“你愣什麼神?心軟了?”瘸腿乞丐問道。

雖然疤麵乞丐的武功沒啥長進,但那犀利的眼神是鍛煉的爐火純青了,他緊緊盯著瘸腿乞丐,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漠:“你不是說不能留下禍患嗎?”

“人已經丟下去了,還能怎樣?”瘸腿乞丐不解。

疤麵乞丐從口袋裡掏出兩塊打火石,摩擦後產生火花,點燃了這片培育七色草的土地。

“有意思,走吧。”瘸腿乞丐對疤麵乞丐的行為非常滿意。

夜幕降臨,雲杉醫院的黃大夫來回踱步,而比他更焦急的是陳大財主,他的傻兒子已經快不行了,渾身發燙,以至於現在都沒人敢碰他。

按照平常,采藥人早就已經回來了,此刻陳財主家傻兒子也應該服下由七色草燉煮的湯藥而恢複體溫,可天都黑了,采藥人並未歸來。

“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失足了?掉到山下麵去了?”陳財主忍不住問道。

“怎麼可能?老孫采藥幾十年,我父親在世時便已經開始做這行,怎麼可能那麼不小心?”黃大夫反駁道。

“那會不會……有什麼……猛獸之類的?”陳夫人有點怯懦的問。

“這山上的幻境最多有些野生的果子狸,根本不適合大型猛獸……再說,要真有什麼猛獸,不早該出事了嗎?”黃大夫打消陳夫人的疑慮。

可是,總該有個結果吧?老孫到底怎麼樣了?是死是活?

“黃大夫!”

聲音有點陌生,黃大夫沒聽過,便走出門外,見到了一名官差。

那官差道:“黃大夫,請隨我們去一趟官府。”

黃大夫有些不解:“官老爺,這是為何?草民一向本分,什麼也沒做啊?”

官差告訴黃大夫一個震驚的事情:“是這樣的,有人在山下發現一具屍體,看樣子好像是采藥的,想請你去辨認一下。”

黃大夫隻感覺到天旋地轉,心裡像有一塊石頭壓著,他很害怕麵對,但又不得不麵對,他強裝鎮定,拱手作揖:“官爺稍後片刻,我這還有患者,我去交代一番後馬上隨你前去。”

官差擺擺手:“快點快點!”

黃大夫點點頭,回到醫館,將事情告知陳財主,讓他在這裡稍後。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