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影龍(1 / 2)

正義的鐵錘 但丁李 1215 字 5个月前

萬裡無雲、陽光明媚的天氣與洛驚嵐預測的不同,這使他的越獄計劃產生了嚴重的偏差,但如若再不逃出去,他便再也沒有機會。

曾經樂善好施的洛家如今被關押在這暗無天日的牢籠之中,隻待秋後問斬,而此刻,距離腦袋搬家的時間僅剩三日,若再不越獄,怕是真的沒有機會了。

活著出去,才能替死去的親人沉冤得雪,活著出去,才有機會幫助當地百姓逃脫邪惡執法者的迫害!

趁著典獄長午休之際,洛驚嵐挪開了床板,他暗自感歎自己用飯勺挖的洞簡直是鬼斧神工,然後一腳踹開了最後一層。

“豆腐渣工程,這監獄的建材得貪多少啊!”洛驚嵐吐槽道。

本以為在天晴的時候,會有很多獄卒的阻礙,然而一路上竟然暢通無阻,很快洛驚嵐便混入了人群之中——是的,人員少,又是省下一筆不小的開支。

穀嶽鎮作為鴻蒙國的邊遠小鎮,難以做到完全的管轄,雖屬於國境之內,但這之間隔著的龍河僅有一座搖搖欲墜的橋梁,因此大國會和穀嶽官府高層之間心照不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也導致了穀嶽鎮的黑惡勢力十分猖獗。

雖說如此,但依舊有堅持的存在,比如穀嶽鎮的大商人洛家輝老先生,他作為穀嶽鎮的首富,一直以來為穀嶽鎮做著巨大的貢獻,為很多窮苦家庭提供了譬如就業、就學等保障,當地的黑惡勢力也不敢拿他怎樣。

直到一場大火將洛家大宅焚燒殆儘,穀嶽鎮徹底淪為了官匪勾結的罪惡之地。

十天前,從國都龍城回來的洛家幼子洛驚嵐麵對化為廢墟的家,他的內心翻江倒海,痛苦夾雜著懊悔——如果不是去對岸的龍城參與貿易交流大會,或許就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當然,也有可能會和家人一樣命喪於此。

父親、母親、姐姐……這麼多年將自己保護起來,不被外人知曉,對自己百般嗬護的家人,如今在自己第一次外出歸來後全都陰陽相隔,這是洛驚嵐難以接受的。

最不能忍的是,這麼明顯是惡意縱火事件,被官府草草定義成了意外!洛驚嵐無法忍受,決定去向官府複仇!他要將貪官汙吏殺個片甲不留,他從鐵匠那裡偷來一個錘子,準備讓那些他家破人亡的混蛋們腦袋開花!

但隨著他被力氣巨大的鐵匠拎著扔進官府,計劃不得不暫時中止。

在穀嶽鎮最高執法官的眼裡,這種偷雞摸狗的事非常丟人,完全沒有那些殺人放火的氣派,於是洛驚嵐便成了秋後問斬的盜竊犯。

每年,像這種小偷小摸的囚犯被斬首的不計其數,所以也沒有什麼看守,也沒有用多厚多硬的建材鑄造牢房,因為最高執法官認為小偷是沒有勇氣越獄的,他們之所以隻敢偷不敢搶,就是因為沒有勇氣。

這給了洛驚嵐很好的機會,他得以逃出生天,全要感謝腐敗。

而他們也要為自己的腐敗付出代價,洛驚嵐發誓。

“砰砰砰!”洛驚嵐敲打著好朋友家的門。

一席白衣,厚嘴唇的眯眯眼的見習法醫宋澤打開了房門,看到身著囚服的洛驚嵐甚是驚訝,他不曾想,很久之前還生龍活虎的洛家公子,如今落得這個下場。

洗漱一番,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後,洛驚嵐向好友闡述了事情的經過。

“他們把你關進去,就沒問你姓甚名誰?”宋澤問道。

洛驚嵐苦笑了一下,道:“這幫狗官,根本就不查證,我隨口說了個蔡虛鯤就把我壓進去了。”

宋澤長歎一口氣:“唉!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嗎?穀嶽鎮沒救了!可惜,憑我再雄心壯誌,也救不了這裡。”

洛驚嵐道:“我家人的屍體你勘察過了?”

宋澤點點頭:“你還真是直入主題……沒錯,我跟著老師已經仔細驗屍,確實是死於大火,被熏死的,肺部有大量的煙。”

洛驚嵐不甘心,繼續追問:“那麼,隻有這些了嗎?”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